当心骗局!福建泛亚有色金属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骗局大揭秘!

时间:2017-06-20 12:19 来源:本站整理 编辑:zhangjia

  9月24日,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下称泛亚)连发两个义正辞严的公告。一是对不实报道的媒体,泛亚将诉诸法律,坚决维护自身及广大客户的权益。一是“兼驳部分媒体的不实报道”——幕后势力一直在通过不良媒体 丑化泛亚、妖魔化泛亚,把复杂的危机简单化、脸谱化,甚至以“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的勇气不断造谣抹黑。凡此种种恶劣行为,通篇没有任何证据,蓄意造谣诽谤。

  对此,泛亚设下擂台邀请媒体打擂,前提是:“我们欢迎本着常识、良知和职业道德,以专业精神和态度,以法律为准绳的客观报道。不欢迎那些与特殊利益群体沆瀣一气,造谣诽谤,完全无视法律文本、无视契约精神,无视公检法机构,直接对企业进行审判定罪等无所不用其极的行为。”

  泛亚不停向媒体喊话,鲜有“揭榜”者。期货日报记者只好“奉泛亚之命”“揭榜”,做出这篇“命题作文”。不然,泛亚会小看媒体无人。

  不过声明在前:记者根据两个多月来的调查和获得的泛亚、监管方、审计、税务及十多家银行等方面公开和不公开的文件、保密协议、财务报表、审计报告及现实情况,尽力做泛亚倡导的“本着常识、良知和职业道德,以专业精神和态度,以法律为准绳的客观报道”。由于泛亚系一再声明不接受记者任何形式的采访,如果报道有丑化泛亚、妖魔化泛亚和失实现象,欢迎驳斥、批判和补遗!

  诸多保密协议、内部文件仅有少量几份,秘不示人。帷幕拉开,呈现在您面前的绝对是中国大宗商品交易市场一幕大戏: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唱念做打,有三国四方联手作局的霓裳羽衣曲,有自食其言出尔反尔的末旦生丑,有诚信一再坍塌的蒙太奇……

  过去有多少人趋之若鹜,现在就有多少人恨之入骨。泛亚合伙人,不相信眼泪。

  当泛亚称参与它的“泛亚模式”,可以获得年化收益率13%而无需承担稀有金属市场价格波动的风险时,就注定了骗局迟早要被揭开;当泛亚否认发行任何理财产品时,就注定了操盘手们恐惧了;当泛亚胁迫投资者将资金转到泛亚合伙人开的泛融(深圳)互联网金融服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泛融网)时,说明他们更加肆无忌惮地破罐子破摔了。

  泛融网:又一金融帝国陷落

  在深陷泛亚兑付危机旋涡的投资人心急如焚之时,泛亚为他们找到了个好渠道——将钱转到泛融网,可以“刚性兑付”。9月下旬,期货日报记者赴深圳调查这来之不易的“好事”。

  泛亚合伙人开的另一个融资平台泛融网,于5月29日正式粉墨登场,其融资投资理财产品是“泛融宝”。它更像是泛亚“日金宝”的马甲:泛 融宝理财产品年化收益率13%,宣传称“稀有资源、实物抵押、按日计算、每日到账、释放风险、可投可转、灵活进出、无封闭期”,有完备的“核心风险控制体 系”、“资金安全有保障”。泛融网用于质押融资业务的仓单,是由泛亚和泛亚合伙人开的另一个交易场所“厦门泛亚商品交易中心”(下称厦商所)签发。

  泛亚在9月24日公告中讲的值得夸口的故事是“泛亚在危机发生后做出的努力就是,积极协调委托方企业承担相应刚性兑付义务,实施了部分业务平移泛融网的方案”。期货日报记者调查发现,这不过是泛亚合伙人精心导演的一幕骗局。

  凡是骗局,总离不开演双簧。六七月份,泛亚及其授权机构频繁劝说并威胁客户将泛亚账户中的资金转入泛融网,如果不转,就出不了金。7月 8日,云南省金融办主任刘光溪极为“惋惜”地说:“目前泛亚的金融创新转移到了深圳,我个人认为这是云南的重要损失,为此非常遗憾也非常理解泛亚,希望在条件成熟的时候能够回到云南来。”

  官方和泛亚或明或暗地将泛融网,看成投资者收回本息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于是乎,泛融网再度汇集了4.6万名投资者的124亿多元资金。

  记者采访发现,这是处心积虑围猎资本的设计。泛亚开始承诺,投资者把资金从泛亚转到泛融网,满180天后资金无条件刚性兑付。投资人在资金转入泛融网时所签的协议书中,泛亚和泛融网则是以无责任的丙方与丁方出现,投资人则作为乙方从泛亚资金受托方变为泛融网的会员。直到投资人在协议书上 签字为止,都不知道借款的甲方是谁。泛亚称,他们会撮合配对。让投资者先盖章签字,然后以需要盖章为由将合同收走。同时,让投资者签下承诺书,坚决不上访、不说对泛亚泛融不利的话,否则就不给兑付。

  为尽快拿到钱,投资者照做了,在家坐等到时出金。

  9月25日,期货日报记者来到泛融网发现,泛融网人去楼空一个多星期了,彻底揭穿泛亚前一天还在公告里鼓吹的谎言。

  泛亚、泛融网法定代表人单九良与泛融网投资者的124亿多元资金不见了。庞大的资本帝国连续崩塌,光鲜华丽的外衣被撕去,事实让人难以接受。前来打探消息的数位投资者和泛亚机构负责人,愤怒地在泛融网南北两个大门上大书“泛融人去楼空”、“单九良张子诺人渣”等大字。

  深圳一家泛亚、泛融网授权机构老总对期货日报记者说:“泛融网的跑路,说明泛融网、泛亚、厦商所合规性根本就不存在了。这比庞氏骗局更可恶,是赤祼祼地抢劫。泛亚系合伙人需要承担更多的不合规责任和法律责任。”

  就是这样,泛融网还在睁眼说瞎话骗人。10月12日,记者拨打泛融网客服,问泛融网还在开门营业吗?客服说还在开门营业。记者说泛融网早人去楼空跑路了还说瞎话。客服这才改口说,泛融的部分人员回到泛亚合并上班了。记者问,一个是云南的公司,一个是广东的公司,二者不是一个公司怎么合并 办公?客服说,她只能说这么多,再问其他问题就要挂电话了。记者问:单九良、张子诺、张丽梅等高管还上班吗?客服沉默约一分钟后果断挂断电话。

  眼下,泛融网“条件成熟”后回到云南了。两家涉案资金至少480亿元去向不明,云南省金融办主任刘光溪应该不再感到“非常遗憾”了。

  “刚性兑付”之殇

  也许一些转到泛融网的人看到上面的报道在暗自庆幸,“和尚”跑了跑不了“庙”,我们手中还有泛亚“拉郎配”的50家回收货物的企业,为我们进行“刚性兑付”,我们有协议就不怕。

  可惜很不幸,投资者遇到的是超级“玩家”,他们演的是剧中剧、碟中谍。泛亚给你安排还钱的甲方竟是“僵尸公司”、“空壳公司”。为泛亚 供应铟的生产商——“云南天浩”公司被泛亚拖入深渊,今年6月就停产了。昨日,记者登录泛亚官网发现,该公司的相关材料开始被删除,有的只留一个标题,如 《云南天浩稀贵金属股份有限公司(铟)》。泛亚拉54家“铁哥们”企业为其站台,现在台上仅留12家。

  为投资者刚性兑付的云南铟锗投资有限公司昆明分公司,已找不到人。昆明工商局只得在企业信息中公示:“已无法联系地址”。“昆明龙淼”公司,经投资者实地查看,这个还款方仅有两间办公室,这种注册资金仅500万元的公司竟能刚性兑付数十亿元,实在匪夷所思。

  关注和警惕厦商所、厦金所金融创新

  泛亚危机,泛融跑路。黑云压城,城却未必会摧。泛亚合伙人在厦门开的“厦商所”和“厦金所”如何,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9月28日,记者按工商登记的营业场所,在厦门自贸区找到厦商所。巍峨壮观的厦商所大厦在自贸区鹤立鸡群,给人的印象是实力非凡。

  经业主方——宝象国际商贸有限公司确认,厦商所租住第五层,而非整个大厦都是厦商所的。进得大厦,才知道厦商所可谓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五楼的厦商所像个垃圾场,水泥、沙子、装修材料、废品扔得到处都是。通过窗户上贴的“装修许可函”和图纸发现,厦商所从1月开始装修。 为何装修了9个多月还在上演“空城计”?宝象商务中心大楼物业公司负责人说,厦商所没有钱,还欠着他们的物业费呢。因为厦商所光让装修公司垫资,几家装修公司都吃不消,撤走了。

  经过曲折打听,记者和投资者代表终于在自贸区很远的金融大厦,找到厦金所。

  厦商所和厦金所对外宣称是两个公司,实际是一伙人在集体办公。几位员工正要接受记者采访,被行政部的陈小姐发现阻止。

  记者请陈小姐解释泛融网人去楼空、厦商所没有钱支付装修费和物业费之事,陈小姐予以否认。不过她在接受采访一会儿后强调说,收回刚才所 有说过的话。希望记者尊重她的时间,她肚子疼,要下楼进午餐。记者只好提出采访厦商所、厦金所掌舵人单九良、张子诺夫妇或者泛亚其他高管。下午,陈小姐回复记者,他们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采访。

  泛亚合伙人在干一件大事

  记者在广东、福建等地调查发现,泛亚合伙人没有停止“泛亚模式”扩张的步伐,打造“供应链金融生态圈”的故事一路上演,这至少说明他们在干一件大事。

  位于浙江宁波的金储物联网络科技有 限公司,在打造泛亚模式,“理财年化收益最高12%”,“高收益、可持久性”。准备在国际国内舞台大显身手的“泛亚系”繁殖力旺盛,上海泛亚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厦门盛富泛亚投资合伙企业、宁波盛富泛亚一号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宁波盛富泛亚二号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宁波盛富泛亚三号投资管理合伙企业、龙岩泛 亚特优矿产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无锡亿正软件科技有限公司、山西怡和担保有限公司……

  泛亚开讲新故事,考验投资者智力

  涉及20个省份、22万投资者430亿元(注:事实表明至少480多亿元)的“泛亚兑付危机”愈演愈烈,“庞氏骗局”已成为搜索引擎中热度上升最快的词汇之一。泛亚与投资者、媒体的博弈方兴未艾。

  故事新编再重组,品种退市了结,资金折股票

  最新消息披露,泛亚按要求于8月底将交易服务器移交昆明市清整办存管,说明监管部门在开查泛亚。但泛亚兑付危机并没有随之消失,在投资者和舆论重压之下,泛亚再进行“故事新编”。

  9月23日,泛亚发布《关于委托受托业务债权债务重组征求意见的公告》等。公告称,为保护交易商(会员)权益,泛亚将采取“部分品种退市了结”和“委托受托业务债务重组”。

  “部分品种退市了结”就是,泛亚拟与交易商(会员)企业或产业相关企业协商,收购盘面部分品种货物,尽快了结或回购钴、铑、五氧化二钒、白银、氧化镝、氧化铽相关货物,逐步安排此6个交易商品退市。

  上述6个品种的退市,意味着大量泛亚投资者彻底失去原本约定的投资收益权利,而泛亚给出的“新招”——“委托受托业务债务重组”,推荐了三个方案。方案专业术语诘屈聱牙,将其翻译成大白话就是,方案一是让保本随进随出的理财变割肉认赔;方案二是保本随进随出理财变自行拿货;方案三是保本 随进随出理财变成亏损后再持股票。总之,三个方案使资金受托业务的“垫资人”变成了货物的“买卖人”。

  此公告一经发布立即引起投资者强烈反对:泛亚一直强调自己是交易平台,不参与实际交易。那么,作为一个平台哪来的债务,为什么需要债权重组?既然泛亚是无辜的,债务重组是债权人和债务人的事,关泛亚何事?

  受泛亚投资者委托的“北京法律维权中心”指出,泛亚在所谓的“债务重组”方案中,试图把购买理财产品的投资人界定成“买货方”,是在偷 换法律关系,撇清自己的责任,是在用几乎所有投资理财者看不懂的文字游戏,扰乱法律关系。不公布债务及资金去向清单,剥夺债权人的知情权,何谈债务重组?

  后台否定之否定,故事越描越黑

  在人们的不断质疑下,10月10日,泛亚发布《关于交易所9月23日发布两公告的说明》。《说明》称:“对于《关于委托受托业务债权债 务重组征求意见的公告》中的方案,各方反响较大,交易所正在根据各方建议调整、补充方案细节,同时也在与各方探讨新的重组方案,这些工作均需要长时间的细化。为此,交易所最快在近几年逐一完善重组整合,待方案基本成形后再公布征求意见,若三方意见还是不能统一,还需继续征求讨论意见,形成统一后再作报备及 公布。”

  继续再拖几年让投资人不寒而栗。这让投资者想到泛亚合伙人前些年开的上海考尔、天津考尔,他们骗了投资者的钱财后借重组,一跑了之。于是,骂声、抗议声一片。

  10月11日,泛亚在后台对该公告进行修改、编辑后再发到官网。将前一天公告中“近几年逐一完善重组整合”去掉,但仍未给出时间表。一些投资者表示,泛亚不是真要解决问题,而是应云南管理层的要求走个形式,做个样子,以便给中央写报告时有点正式内容,掩人耳目。

  “不说出金,选择性耳聋,我们要攻克世界医学难题。”10月12日,山西、广西、甘肃等10多个省份投资者上街抗议,请求当地政府向中央反映情况,彻查泛亚。

  再讲故事放狠话,不听指教死无葬身之地

  为转移矛盾危机,9月24日泛亚再进行“故事新编”,发布7800字的公告。公告内容很多,除本文开头所述的与媒体死磕、叫板外,这里有两个投资者和泛亚主要关心的问题值得一提。

  一是投资者一直举报他们的巨资去向不明,要求彻查。对此,泛亚回应的是:“客户完全知晓自己的资金是为哪一个品种的交易垫付资金,交易所实行全面的实名制,成交对手的公司名称或身份证名清晰可查。”记者获得的一份对泛亚的审计报告,揭穿了谁在说谎。报告称:“本公司以电子交易系统为平 台……交易特性使得买卖双方均表现为‘动态群体’,无法从静态上进行一一对应。”

  二是泛亚提出危机解决方案和出路有:上策,即完成泛亚清理整顿收尾,促进泛亚股权战略重组;下策则是立即清算。泛亚警告,投资人选第二 条路可要想清楚了。债务人已经经营困难,捉襟见肘,泛亚是轻资产公司,历年股东收益均未分配且大部分已垫付给投资者。若不听所谓的“上策”,投资者“甚至 不是偿付对象”,“投资者将永远丧失最大限度维护权益的机会和希望”。

  怎样处置,花落谁家是个谜

  几个月来,投资者的维权从开始的理性、温和,发展到现在走上街头。在云南各方面不受理的情况下,9月21日,上千泛亚投资者来到北京向中央部门反映问题,北京金融街交通一度中断。10月未,上万名维权者再到北京投诉举报泛亚问题。投资维权者举报和主要诉求,基本上像拳头打在棉花上一样得不到预期的回应。

  受理举报你推我让

  投资者向证监会反映、举报。证监会表示,地方交易所的日常监管、违法处理和风险处置不由证监会负责。应按属地原则,向属地省级人民政府提出请其调查处理,这样才利于依法有效地解决问题。

  投资者回到地方或者来到云南省、昆明市再投诉、举报。但投资者与政府、泛亚高层对话的要求,就像地球到月亮的距离,难以企及。于是,他们商量再到北京反映问题。然,这并不是件易事。

  昆明铁路公安处10月23日发出的紧急通知说:“管内大部分单位属泛亚公司涉稳重点区域,涉稳形势极为严峻……”

  公安联动,泛亚投资维权者“不准说话不准动”,收车票的收车票,收身份证的收身份证,被“喝茶的喝茶”,被抓的抓了。堵住悠悠之口,泛亚宣传的“经得起市场检验的商业模式”被“雪藏”。

  万般无奈下,投资维权者在微博上@于建嵘(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当罪人逍遥法外、无辜者辗转惨号之时,法何在?信何在?梦何在?”

  在维权者不断地上访和质疑下,10月28日,昆明市政府发布了有关泛亚清理整顿的第六份通报,表示已开展大量前期工作,并成立清理整顿现场工作组进驻泛亚,同时公布电话等联系方式,欢迎大家提供线索和举报。

  然,全国不少投资者反映:“政府的正式公告是谎言,勿信!电话要么忙音,要么直接转成传真,无人接听。”记者多次拨打公布的电话,如投诉者所言。

  投资者质疑道:38元一个大虾有政府部门出面管,涉及22万人480多亿资金去向不明这样的大事,云南当地政府的主体责任去哪儿了?

  记者发现,找不到出路的投资者,又在盘算到北京向中央表达诉求:“彻查泛亚,还我血汗钱。”

  估计,这又要忙坏了警察。

  两级政府,挤牙膏式纠结回应

  在中央的关注和压力下,9月25日,昆明市政府首次回应投资者。其发布的泛亚《清理整顿有关情况的通报》透露:昆明市多次下发整改通知、约谈公司高管人员等。

  此通报并没有给投资者任何实质性答复,他们并不领情。9月28日,昆明市政府发布第二份通报。该通报的潜台词是,政府力图将“泛亚兑付危机”归为一般的市场行为,只督导、不查案。这引起了投资者情绪更大的反弹。

  10月12日至13日,沪、津等10余省泛亚投资者举行qingyuan活动,请求当地政府将真实情况上报中央,彻查泛亚。此种情况下,10月14 日,昆明市政府发布第三份通报说,就投资人反映的较为集中的资金、货物等问题,昆明市正在积极开展相关工作。将督促泛亚切实履行市场主体责任、维护投资人的合法权益。

  投资者质疑:不追查资金去向,仅高喊“维护投资人权益”口号,解决不了问题。

  在投资者穷追不舍的质疑下,10月17日,云南省政府办公厅发布通报称,云南省省委、云南省政府高度重视,明确要求昆明市政府采取有力措施,依法查清情况,落实企业主体责任、政府监管职责,依法维护投资人合法权益。在督促泛亚提出一揽子风险化解方案后,投资人可通过协商、调解、仲裁、诉 讼等方式解决与相关市场主体的经济纠纷等。

  此通报同样引来投资者的质疑:云南当地政府让泛亚提出一揽子风险化解方案,完全不管投资人的合法权利,继续让骗子单方说了算。让骗子逃脱法律制裁,让老百姓的血汗钱遭受巨大损失。

  10月23日,云南省政府办公厅和昆明市政府同时发布的通报很纠结,让投资人感到政府在糊弄他们。

  云南省政府办公厅的通报称,云南省政府已责成昆明市政府以及省级相关部门组织力量对泛亚是否涉嫌违法违规的问题开展了大量调查核查工作。对于部分投资人提出的“泛亚诈骗”诉求,正在依法进行调查取证分析;对部分投资人提出的泛亚是否“立案彻查”,将严格依法办理。

  通报还说“泛亚交易系统原始交易数据的还原工作也正在加快进行,将有助于查清投资人的资金去向和市场各方的债权债务关系”。这说明一个可怕的现象,泛亚涉嫌事情败露人为销毁原始数据。而当天昆明市政府发布的通报却说,“目前,取得截至2015年8月31日的交易数据”。

  对此,泛亚受害人公开回复“云南省昆明市两级政府公告”的函,再次提出两级政府长期没有回答的问题:泛亚并没有融资放贷的资质,却向社会大众吸收了几百亿巨额资金借贷给所谓的稀有金属行业和个人,其行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为何还不立案查处?泛亚串通交易商集体恶意违约不还款,这么明 显的诈骗为什么不尽快立案查处?

今日热点
相关新闻

< 返回首页

X

长按保存二维码 关注 我们

明日涨停股提前揭秘

预测准确率超91.8%